欢迎访问百姓彩票历史网!

百姓彩票当代时讯

时间:2021-07-12 17:06作者:admin

  文化领导权的丧失、软实力的虚弱、在世界资本主义等级体系中处在被的打工者的地位,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三大危机。决定我们今天政·权合法性的,不是正统和法统,不是你认同了什么经济制度、实行了什么宪·政,而是思想路线的正确性。

  我们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在争夺文化领导权的视野中,我们要立足于批判地继承中国革·命的遗产,重建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

  我觉得,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所谓机遇与挑战同在,无非是说危机是危中之机。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着新的三座大山,也是三个主要危机。

  今天我们面临最深刻的危机并不是经济上的,甚至不一定是军事上的,而是文化领导权的丧失。值得思考的是,在长期的国内革·命斗争中,争夺文化领导权和文化霸权是中国共·产·党取得革·命胜利的关键。

  在1978年之前,中·共不怕别人说他穷,不怕别人说他没有枪炮,最怕别人说他没文化,只要说他没文化,他就要跟你干到底、辩论到底,在文化领导权、文化合法性问题上,他从来没有含糊其辞过。我们看历次的运动,从延安整风到关于《红楼梦》问题的讨论、《武训传》问题的讨论,到反击右·派媒体,等等,都是这个问题:只要你说我们没文化,那就一定跟你干到底。

  文化领导权的关键在于两点:第一个是正确的历史观,就是回答我们究竟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再一个就是正确的局势判断,甚至也就是敌我力量的局势判断,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从国际上看,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也不是简单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的问题,而是软实力的问题。软实力是什么?是指一个国家不必采取强制手段而使其他国家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的能力。在建国初期,在整个的帝国主义包围的过程中,中国之所以能够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主要就是有得道多助的软实力。

  1973年,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访华演讲中有一段线世纪结束的时候,评价一个国家成就的标准将不再是这个国家的GDP乃至他的经济实力,而是看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在多大程度上给广大的民众提供了基本福利以及参与政·治的能力。

  特鲁多说:“尊敬的毛主席、周总理,我觉得这就是你们开创的一个先进的制度,这就是加拿大人民对你们表示尊重的原因。因为我们也在努力建立覆盖全民的医疗制度,也在努力为一般劳动者参与政·治提供机会,是你们抛弃了过去社会的发展观,而力图去建立一个新的和谐国家,在这方面你们是属于未来的。”这是我所知道的,第一次由加拿大总理提出的关于和谐社会和新的发展观的谈话。

  我们知道,今天美国强大的根本,说到底就是最近《时代周刊》所称的,是美国的软实力。全球化、现代化、民·主化、,这一系列好名词都是由美国垄断着,你很难跳出他这个圈。因此,如果我们将来的经济发展走破坏环境、两极分化的道路,即使发展起来,那也很可能是失道寡助,在国际上丧失地位。

  今天的跨国资本和它所推动的文化生产和文化商品的迅速发展,深刻地表明:当代资本主义的生产,已经进入到非物质生产和文化生产这个新的和最高的阶段。而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仍然处在以物质生产和资源出口为基本特征的初级阶段。

  中国在文化产品技术方面全面的大规模逆差,包括我们今天挥之不去的知识产权问题,引进美国问题,从一个侧面表明了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等级制度中被的打工者的地位,这正是中国在资本主义生产和积累的最高阶段,真实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值得注意的是,正是这种文化生产所推行的文化,瓦解了一切人类文明的和历史的价值尺度。

  面对上述三大危机,我觉得有必要重新思考中国革·命的遗产。我曾看到报纸上的一则消息:伊拉克有位大学教授在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国际学术会议的路上,遇到了路边炸弹,去了以后就没回来。我们今天去出席各种各样的会议,炮弹没有打进来,这并不是天然的,一定是有历史原因的。

  武力教授曾经说过:在中国革·命过程中,不但产生了新的经济和国家的模式,而且产生了一种价值和道德认同的范式。我非常同意。举一个例子:1946年,有一个很博学的留学生,第一个翻译了恩格斯《法德农民问题》这篇重要文章。

  1949年,这个人给他的舅舅写了一封回信——因为他的舅舅作为烈士惟一的遗属,写信要求担任湖南省一个厅长的工作——信中说:舅舅,现在社会变了,您不要认为我爸爸当了国家主席,您就要当个湖南省的厅长。现在不行了,因为现在变成一个公的社会了。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有私人的感情,但是,当这种感情超出了私人的范围并与人民的利益相抵触的时候,共·产·党人就必须坚决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虽大义灭亲也在所不惜。

  信中说:舅舅,以前所有人把脏东西都倒到公有的地方,现在不能这样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国家的主人。写这封回信的就是毛岸英,1950年,他去参加抗美援朝,28岁牺牲在朝鲜战场。

  我曾到中·央党·校学习,到延安去参观,看到王家坪有一张毛岸英和的照片。我了解这个人,所以我知道我能有今天是由于他的牺牲。但是,当时我们班里有一个人却说:多亏毛岸英被打死了,不然他一定成为蒋经国或者金正日。那一刻,我觉得我们的价值观变了,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的价值观侵入了我们的共·产·党,我们党内也有一些十分无知但夸夸其谈、自以为是的混混。

  我在《天下:江山走笔》这本书里说:“推翻三座大山,消灭三大差别,此乃发千古未有之大宏愿,生无穷之菩提心。而这就是漫长而伟大的中国革·命,是历史的奇迹,人间的天国,是对不可能的解放的召唤,是无数过去对无穷未来的祝福”。

  大家知道,1962年,末代皇帝溥仪第一次拿到选民证时曾这样说:“我第四次当上了皇帝,与我的六万万同胞一起当上了国家的主人。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做人的价值。”这就是武力教授说的,中国革·命不但建立了一个新国家,而且形成了一个新价值和新的价值体系。

  我们今天许许多多承受着这场革·命所带来的利益的人,却咒骂和否定这场革·命和革·命者所承载的价值观,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些年来价值观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甚至抛弃了中国革·命的遗产,或者根本不了解中国革·命的遗产。

  第一个,以土地革·命为中心,建立了农民的阶级主体性和能动性。土地问题是中国历史5000年最核心的一个问题,从中国土地的制度变迁中——井田制、初税亩、租佣调、两税法、青苗法、一条鞭、盛世滋丁永不加赋、耕者有其田、减租减息、土地改革、集体化、免除农业税——就可以看到中国真实的一个历史。因为土地变迁是经济史、社会史、文化史和政·治史的红线。我们历史,如果从土地制度来看,会看得很实在,中国革·命就是以土地革·命为中心,建立起新中国。

  第二个,中国民族革·命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形成了革·命中国的国家主权,这个国家主权里面不但形成了一个国族的认同,百姓彩票还融合了国族认同与阶级的认同、人民的认同。中国革·命的胜利,不但改变了18世纪以来欧洲帝国主义主导世界的历史,也改变了二战后所形成的五大国瓜分世界的历史,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没有亚非拉的革·命和建国的道路。

  第三个,以思想路线为“道统”,制定与世界的历史-地理路线图,并以此为背景建立现代政·党的理论合法性,从而使得党的思想路线与政·权之间始终保持着反思性的关系。这个话说白了就是:决定我们今天政·权合法性的,不是正统和法统,不是你认同了什么经济制度,不是你实行了什么宪·政,而是思想路线的正确性、合法性。

  在今天的中国,中国革·命的遗产到底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在中国革·命的过程当中,当然是有种种问题,如果不能批判地继承这个伟大的遗产,继往开来,那将被我们的前人所耻笑。但是,批判地继承绝不等于简单抛弃,否则,我们不但丧失了过去,也将丧失对于未来道路的探索能力和想象力。东欧就是因为全面地抛弃了自己的革·命遗产,结果就只剩下一条路:被消灭到西欧里去。

  需要批判地继承的中国革·命遗产是什么?第一个遗产,就是在中国革·命过程中中国人民焕发出的独立自主能力和“主人翁意识”、焕发出的团结气概、道德意志和牺牲精神。第二个遗产,就是在帝国主义列强的围攻和炮火中诞生的中国革·命,将殖义和民族解放运动命题引入世界历史。正是万隆会议所缔造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改造了17世纪以来由西方国家提出的国际法原则,也改造了联合国。

  1972年中国重返的联合国,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联合国,它所诉诸的国际法已经包含了万隆的精神,没有这样的基本条件,改革开放不可能具备其国际环境。第三个遗产,就是思想。思想提供了崭新的历史-地理的视野:从时间上给出了19世纪以降中国与世界历史的线索,从空间上给出了资本扩张和人民反抗的路线图,为中国现代思想的发生、为中国现代价值观的形成,奠定了时间-空间框架、历史-地理背景。这也成为今天我们思考价值观问题的坚实基础。当然,随着形势的发展,我们对于历史的描述可以改变,对空间的分析、局势的分析可以改变,但是不可以没有这样一个基本状况的描述。

  怎样理解中国革·命的遗产,是否继承中国革·命的遗产,这决定了我们党怎样执政,决定了当前中国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对于今天的中国,离开了中国革·命遗产中包含的核心价值,盲目的认同就十分危险,盲目“实践”的后果就相当可怕。而不重视当前社会思想所面临的深刻危机,陷入盲目的乐观,更是足以致命。

本文标签: 百姓彩票
图文推荐